淘寶代運營

一個真問題:在線教育行業到底要不要名師化?

近日,在湖南衛視的一檔畢業生晚會節目中,網易有道精品課的一位高中語文老師登上晚會,和網紅沈月做了互動。

這已經不是有道精品課第一次把自己的名師送上電視臺娛樂節目了,去年有道就力推了三位名師亮相《天天向上》。

有道精品課在湖南臺的首支TVC (電視商業廣告) 也在主打關鍵詞“在線找名師”,這種把老師捧成明星IP的做法引起了業界討論:在線教育到底需不需要名師化?

行業的“去名師化”

隨著教育培訓行業的發展,在經歷了“搶師資大戰”后,大部分教育機構都開始逐漸推行去名師化。原因無非是:控制師資成本,建立標準化體系,且能規避商業風險。

“現在學而思(好未來)老師就像流水線上下來的產品一樣”,一篇研究學而思模式的文章指出,“經過學而思教師流水線下來的老師,在授課方面和公司忠誠度方面都能夠基本勝任,這也達到了學而思建立屬于自己的教師團隊的目的。”這種“小前臺大后臺”的模式,讓學而思能夠實現教學的標準化,極易復制。

公開資料顯示,上市公司好未來在推行中央集權制,用強大的教學教研團隊組成“中央廚房”,標準化所有的產品生產和服務流程。除此之外,好未來還在教學端推行去名師化:將整個教學流程流水線化,每一個老師都需要接受培訓,并按照教材流程上課。

“一般來說是否名師化要看發展階段和戰略需要,”IT培訓機構新青年X訓練營創始人徐雷告訴 PingWest品玩記者(微信公號wepingwest),“大規模成熟的培訓機構自身品牌價值、影響力超過個人名師影響力,無需名師化;小機構品牌知名度低,宣傳名師更容易吸引生源。”

在某線下教育機構供職的梁梓告訴 PingWest品玩記者(微信公號wepingwest),為了弱化對老師的依賴,很多線下機構還會在老師之外,增加教學前的“咨詢師”和后置的“學管師”職位,分散老師的影響力和個人價值。這種模式造成的后果是,老師從教育鏈條上的核心一環被逐步邊緣化,只能提供沒有針對性的標準化產品。

對任何一個教育培訓機構而言,老師一旦形成號召力,會使學生對機構和平臺的粘性變弱。一旦名師另立門戶或流向其他機構,勢必會帶來生源損失。

“去名師化”、“中央廚房”、“小前臺大后臺”的模式是行業摸索出的一條行之有效的規避風險的策略。用品質均衡、標準化的師資來替代名師,“對于機構來說是成本最低、風險最低、最容易擴張的方式,”徐雷說。

對老師來說,這種標準化讓“任何一個老師的可替代性都變得很高,老老師的排課就會變少,因為新老師便宜,而且教的效果都一樣。但畢竟教育風格和手段是沒辦法被替代的。”在新東方成都工作的余佳對PingWest 品玩記者(微信公號wepingwest)說。她已經獲得了“名師”的稱號。

名師化之后,會不會養大了名師餓瘦了自己?

大部分教育機構都忙著“去名師化” ,網易有道這家有著互聯網基因的公司在打造在線教育業務時卻執意要將老師打造成“明星IP”。

PingWest品玩記者(微信公號wepingwest)注意到,有道精品課在“同道計劃”的頁面上稱跟老師合作工作室模式,名師作為學科帶頭人,由原來的單打獨斗變成帶領一個團隊。

有道精品課首支TVC主打“名師”

精品課設計了一套制作人和工作室運營體系,打造明星工作室、明星老師和明星課程。目前已孵化了小初、高中、考神、邏輯英語等十多個工作室。每個工作室會根據開設課程的體量規模,配備幾位到十幾位人數不等的運營團隊,關注各項運營數據進行優化,并為整個學習過程提供服務。

“我們想成為老師的創業平臺。”網易有道CEO周楓表示,“老師可以把有道當作一個可以提供近2000 萬日活流量、資金和運營支持的創業孵化基地,他們只專注擅長的教學教研,其余的都交給專業團隊運營。”

引入名師的同時要能留住人,關鍵的一環還要讓老師有良好的收入保障。有道精品課加入了營收分成機制,名師收入由高競爭力的薪酬和營收分成兩部分組成。在今年 4 月份的有道融資發布會上,有道宣布 2017 年年收入過百萬的老師有 23 位。

不可否認,教育機構名師化能夠更大發揮老師的價值,但從機構運營的角度來看,老師品牌化會耗費更多時間成本和資金,還需承擔明星教師離職引發學員流失的風險。

當被問到不怕把老師養大了飛走了,周楓表示:“不能怕被嗆到就不喝水了,我們的出發點還是在想通過什么樣的模式最終能夠產出精品的內容。”

事實上,在日本、韓國、新加坡等發達經濟體,已有年營收過億的培訓天王。以韓國的 Megastudy為例,這家公司最頂級的明星老師單人年貢獻營收可以達到1.8 億人民幣。

為了留住老師,Megastudy采用類似律所的合伙人制度,給頂級老師配備10 人左右的團隊,包括教材研發人員、答疑招生人員、營養師甚至化妝師。頂級老師創收的23% 歸自己公司所有,77% 歸Megastudy 所有。國內的 vipabc、51talk、vipkid 等教育培訓平臺也都有給老師分成的機制,平臺和老師從五五分到三七分不等。”

除了網易有道,新東方也有培養名師的機制。曾任新東方兼職教師的高瑾告訴PingWest品玩記者(微信公號wepingwest),新東方有一套“教師-講座師-明星教師”的培養路徑,每年高考、中考結束后,還會推出明星教師和媒體合作科目解析。


名師化更適合做一對多培訓的教育機構。海風教育戰略公關副總裁皮世明告訴PingWest品玩記者(微信公號wepingwest),在線教育尤其是 1 對 1 的在線教育很難產生名師。“名師是需要被廣泛認可的,是多年大班課積攢出來的,但1 對 1 模式一個老師一學期最多也就帶 10 個學生,基數擺在這里。”

“線上教育機構走名師化路線可以吸引大量粉絲學生,更低價兜售課程,攤低師資費用,”徐雷認為。

根據艾瑞咨詢的數據,2017 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預計達2002. 6 億元,同比增長 27.9%。在線教育這個巨大的市場里競爭激烈:2018 年,在線英語學習品牌盒子魚宣布C 輪融資;DaDa(噠噠英語)和好未來也推出不少新品;今日頭條宣布進軍在線教育領域。

但線上教育領域面臨著同質化、高獲客成本、高推廣運營成本的挑戰,“線上教育機構少有盈利,賺錢的還是線下機構。”徐雷表示。

正逢暑期,教育機構進入了新一輪招生大戰。受教育者們只會為優質的教育內容和產品買單。參戰者有沒有在教育的核心環節下真功夫,消費者會給出答案。



版權所有??德州市縱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ICP:魯ICP備17051027號-1
聯系:0534-2324360?4006-177-360?????客服QQ: 3093010075
渠道合作: [email protected]
地址:山東·德州·德城區鑫星國際15樓1509室
透视牌九